辽阳县 宁河县 延寿县 克什克腾旗 普兰店市 佳木斯市 乌鲁木齐县 崇州市 乐至县 土默特左旗 新密市 福贡县 会东县 本溪 读书 巴楚县
赌王何鸿燊 徐峥曾当发型模特 主持人辱骂伊万卡 王菲项链李嫣设计 老人脱鞋乘车 高云翔案继续开庭 猪流感传染给狗

Comicup十年回望:生负“原罪”的同人产业到底在追逐什么?

标签:好学生 通渭县

2018-6-9 14:8:08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撰稿|李心语编辑|函数哥

  距离展会结束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在微博#CP22#的话题下,粉丝们依旧在乐此不疲的返图、写repo。

  CP22是同人展会Comicup22的缩写,是由摩都文化举办的第22届同人展会,Comicup每年举办两届,分别在5月和十二月,中间偶尔会有SP或者其他小型活动。在今年的5月21-22日,在虹桥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CP22,人流量双日15万,展商数100余家,同人摊双日4000左右,也是唯一一家同人摊位数过千的同人展会。

“同人”被广泛用于指代爱好者用特定文学、动漫、电影、游戏作品中人物再创作、情节与原作无关的文学或美术作品,而同人展则是进行同人作品交流和售卖的场合。大陆最早一批的同人展会大约是在2000年诞生的,至今已过去了18个年头。
  “同人”被广泛用于指代爱好者用特定文学、动漫、电影、游戏作品中人物再创作、情节与原作无关的文学或美术作品,而同人展则是进行同人作品交流和售卖的场合。大陆最早一批的同人展会大约是在2000年诞生的,至今已过去了18个年头。

  在接受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采访中,Comicup创始人冯凝华表示:即便请了知名coser、二次元明星、唱见舞见都仅仅只是增加人气的方式,仅有这些并不够,同人展是否具有灵魂,关键看你想要传递的核心价值观到底是什么?
Comicup十年回望:生负“原罪”的同人产业到底在追逐什么?
  透析同人展商业构成:

  商铺40%,门票50%,同人摊位10%

  先发优势——这是冯凝华对Comicup历届成功举办给出的原因。

  追溯同人展的发展史,大陆最早的同人作品是1998年Naya在“水木清华”BBS的Comic版上发表的《幕后》,从这部以《新世纪福音战士》为背景创作的作品,萌发的同人意识在动漫粉丝中扩散开来,爱好者们以各个论坛联盟为根基进行线上分享、讨论,辅之以线下自发组织的零星聚会进行活动。

2000年,第一个在意识上成型的同人展会——广州YACA开展,然而整个市场依旧维持着波澜不惊的小众文化。时间来到2007年,北京的临界同人展“囧囧有神”,上海的同人动漫大会“Comicon1111”这些对于日后大陆同人领域影响深远的展会如同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同人文化自此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2000年,第一个在意识上成型的同人展会——广州YACA开展,然而整个市场依旧维持着波澜不惊的小众文化。时间来到2007年,北京的临界同人展“囧囧有神”,上海的同人动漫大会“Comicon1111”这些对于日后大陆同人领域影响深远的展会如同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同人文化自此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而Comicon1111正是Comicup的前身。2008年,第二届Comicon在上师大举办,由于与场地方因为秩序问题引发争端,让主办方内部的办展理念产生冲突最终分崩离析。

  分裂出来的Comicup意识到仅仅依靠校园活动的爱好和热情是无法支持展会继续前进的,同人展会要想真正得到发展需要更为专业的商业化发展意识。

  “在这个领域,同人展的主办方在粉丝心中的地位是相对比较高的,他们对于我们有一种崇拜和憧憬心理,但是我们始终都非常清楚,作为主办方,我们是来服务的。”冯凝华说。

  商业意识觉醒的先发优势所给予Comicup的是足够的纠正错误和积累经验的时间和空间。

  在Comicup正式诞生的2008年,无论是同人展还是漫展,其展会数量还是质量都远不能与今时相比,参展的观众对于主办方的要求也同样低得多。这就是先尽管在历届展会中,Comicup的摊位审核、现场流程把控、应急预案都出现过种种问题,甚至发生过在开展前一天紧急取消的严重事故。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Comicup逐渐通过合理设置摊位数量和排放顺序,将主题同一主题甚至同一CP的摊位排在一起方便用户逛展,为摊主单独购买方便运输的手推车,为减少占道向COSER设立独立的更衣室和寄存服务等等措施,逐渐摸索出自己的展会运营经验。

(图为:CP22恋与制作人专区)

(图为:CP22恋与制作人专区)

  而产业的发展给了Comicup更大的舞台。

  随着二次元产业的逐渐发展,大量优质国产IP的涌现给了同人创作更加广泛的空间,而IP的创造者们同样敏感地嗅到同人领域的商机。

  越来越多的内容生产方、版权方意识到同人领域的传播价值,以及被同人展所吸引的二次元的核心用户群体,与其目标消费群体具有高度一致性。从CP6开始,由于展商数量的增加,CP展将商铺独立设区。

  而今年的Comicup22上,展商数量已经达到了100余家,其中不乏有bilibili、阅文集团、腾讯视频等国内大型企业的身影。

“现在的收入基本上是商铺40%,门票50%,同人摊位10%吧,今年企业的展会费已经能够基本覆盖掉我们展会的所有成本了。”冯凝华说。而在两年前,这个比例保持在门票比例占到了60%。
  “现在的收入基本上是商铺40%,门票50%,同人摊位10%吧,今年企业的展会费已经能够基本覆盖掉我们展会的所有成本了。”冯凝华说。而在两年前,这个比例保持在门票比例占到了60%。

Comicup十年回望:生负“原罪”的同人产业到底在追逐什么?
  Comicup十年:

  创作,才是同人展的最高目标

  “同人”和“创作”?这在不了解同人领域的人眼中是难以理解的逻辑。

  的确,大多数同人作品都是基于原创作品的二次创作,这很容易让不了解内情的人,将其与同样是基于原创作品与抄袭或者盗版画上等号。

(图为《魔道祖师》作品同人歌曲同道殊途人物图绘)

(图为《魔道祖师》作品同人歌曲同道殊途人物图绘)

  然而,“同人”由日语“どうじん”引申而来,原指志同道合之人。同人一般分为原创同人及二创同人,指不以盈利为目的而出于个人兴趣而进行作品创作的行为。

  从广义上理解,同人是指不收商业影响的自我创作,而由于大部分知名度较高的同人作品是基于已有的文学、动漫、电影、游戏作品中的已知人物进行的衍生创作,往往都是某个作品的粉丝们进行的脑洞交流,整体数量比原创同人多很多,所以,我们一般说的“同人”,大多都是二创。

  同人创作也被称为是“带着镣铐的舞蹈”。一方面要要保证在自己创作的故事中,表达出自身想要情感和主题创作;另一方面,人物的性格、行为模式、思考方式都需要符合原作中的设定,才能保持原作中人物形象在这个新的故事中不会崩塌。

  在冯凝华看来:“大部分的同人作者创作的时候,都是基于对作品或者作品中人物的喜爱,在这个热爱的基础上,你其实会非常有动力去提高自己。如果你是一个同人画手,在基于兴趣的情况下去接受绘画的填鸭式教育,你会进步得非常快。”

  可以说,同人展会给了创作者一个直观的交流和展示的空间。在展会上,同人创作者们会进行大量的“无料”的交换和发放,读者们除了通过购买同人本表达对于作者的支持之外,也会携带各种零食对喜欢的同人创作们进行“投喂”,以表达感谢和喜爱。

“为太太疯狂call”、“撒娇卖萌求更新”这样的情境在Comicup中比比皆是。“很多时候来参展的观众都是奔着和作者交流、和同好交流的心态来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觉得你的创作是有价值的。”冯凝华说。
  “为太太疯狂call”、“撒娇卖萌求更新”这样的情境在Comicup中比比皆是。“很多时候来参展的观众都是奔着和作者交流、和同好交流的心态来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觉得你的创作是有价值的。”冯凝华说。

  不要小瞧了同人领域的创作,这里也诞生了许多职业画师。诸如为剑网三绘制同人的伊吹五月已经成为职业的漫画家和插画家,日本著名漫画团体CLAMP最早也是从同人社团起家。

(图为伊吹五月为剑网三绘制的同人作品)

(图为伊吹五月为剑网三绘制的同人作品)

  “请知名的coser、请二次元的明星、知名的唱见舞见都是增加人气的方式,但仅有这些作为展会还是缺乏灵魂的,举办同人展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作为主办方在策划之初就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我们的目的一直很明确,就是创作。”冯凝华说。

  “我们会一直引导同人创作我们的活动的核心,包括同人摊位的审核,一定要有自己原创的作品,还有这次的千人签绘交换活动??,涂鸦墙??,以及我们一直在做的盗版举报。”

在这样鼓励创作,推动交流的风气下,Comicup的同人摊位数量逐年增加,成为国内唯一一家同人摊位数过千的同人展会。今年的Comicup22由于报名的摊位数甚至远远超过了场馆的承载规模,不得不通过抽选的方式进行抉择。
  在这样鼓励创作,推动交流的风气下,Comicup的同人摊位数量逐年增加,成为国内唯一一家同人摊位数过千的同人展会。今年的Comicup22由于报名的摊位数甚至远远超过了场馆的承载规模,不得不通过抽选的方式进行抉择。

(注:该数据仅统计同人摊位,lo服、Cosplay、BJD摊商摊不计算在内。CP11起的CP展,采用双日制,则取两日均值;)(数据来源:知乎网友@Shin Van、官方数据统计)
 ?。ㄗ?:该数据仅统计同人摊位,lo服、Cosplay、BJD摊商摊不计算在内。CP11起的CP展,采用双日制,则取两日均值;)(数据来源:知乎网友@Shin Van、官方数据统计)

  而同人领域以点为中心在二次元的核心群体中,以一传十,十传百的方式不断进行网状传播,更是使得参展群体逐年以乘数的方式增长。今年的Comicup双日人流量达到了15万人以上,而这个数字还在保持着以每年20%速度增长。

Comicup十年回望:生负“原罪”的同人产业到底在追逐什么?
  画地为牢的同人展

  有着天生自带的“原罪”

  然而,摆在同人展会面前的并不是一马平川的大道。

  据不完全统计,以2007年作为同人展会兴起的标志,在过去的十一年间出现的同人展会最终能够保持影响力,作为同人展会发展的,十不存一。

  以北京为例,2008年创办的Comic Dive 北京原创同人交流会(CDBJ)、囧囧有神同人祭、临界同人展,如今只有囧囧有神同人祭能够艰难存活,但摊位数量并不理想。曾超过万人参与,甚至还在武汉开出外场的CDBJ消失于2015年,最后一届为CD11;而由中国人民大学临界动漫协会创办,依托于人大场地开展的临界同人展。因场内管理不善演出超时等原因与校方不和,校方后拒绝出借场地导致临界6泡汤。而后于2013年与IDO合办了临界6.5后,彻底消失。

上?:凸阒莸那榭錾院?。尽管存在上海同人动漫大会、Comicon、Comic Fantasia、Anime parTy等曾经具有较大规模同人展消失或转型,凭借着Comicup的高人气和展位数量,上海在同人领域依旧保持着极高的存在感;而广州YACA、ADSL本土动漫创作作品展等老牌同人展,即使展位数量并不突出,但依旧维持着相对稳定观众群体。
  上?:凸阒莸那榭錾院?。尽管存在上海同人动漫大会、Comicon、Comic Fantasia、Anime parTy等曾经具有较大规模同人展消失或转型,凭借着Comicup的高人气和展位数量,上海在同人领域依旧保持着极高的存在感;而广州YACA、ADSL本土动漫创作作品展等老牌同人展,即使展位数量并不突出,但依旧维持着相对稳定观众群体。

  下一梯队的Comiday成都同人祭、武汉ComiAi同人祭、Comi Time雾都同人祭、贵阳Comic Hope同人展尽管规模并不显著,但凭借着各自地域内的爱好者的支持,保持着良好的热度。

但是,局面已经一目了然。除北上广等大型城市之外,只有重庆、成都、武汉等存在大量动漫爱好者的城市才能够勉强承载其一届同人展会。
  但是,局面已经一目了然。除北上广等大型城市之外,只有重庆、成都、武汉等存在大量动漫爱好者的城市才能够勉强承载其一届同人展会。

  由于同人群体基本遵循着接触二次元作品到了解二次元创作,再到了解同人领域的规律,往往是二次元领域中最为核心的群体。这一受众群体基数的相对狭窄制约了同人展会的规模化发展。

  据业内调查显示,仅有22.64%的二次元人群曾购买同人本。在二三线城市中,二次元大众的同人意识仅停留【同人展】=【漫展】这一粗浅的表面印象。

  这或许也与同人群体的自我控制有关。

  无论创作者还是读者都有意识的将同人的传播范围控制在二次元的核心群体中。一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二是核心群体对于同人内容的接受程度更高。

  “我们其实有一个很矛盾的心态,我们既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好的同人,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尤其是圈外人。”一位资深粉丝表示,“一来是对于圈外人你很难向他解释,你花几十块钱去买只有几十页的同人本,或者十几页的同人画集的意义,二来同人交易毕竟基本会涉及到非法出版,里面耽美的东西还很多,你把这些看不惯的、恐同的、反腐女的人扯进来,他们跑去举报,同人就完了。”

(图为:烨小妖儿创作的《盗墓笔记》耽美向同人作品)

(图为:烨小妖儿创作的《盗墓笔记》耽美向同人作品)

  这也是大多数的读者和创作者对同人头顶高悬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所心知肚明的。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使得同人生来就带着“原罪”。

  同人作品作为二次创作拥有着其独立的著作权,与盗版能够加以区分,但同人作品未经许可使用作品中的 人物形象,仍然侵犯了原作权利。

  然而国内的版权方对于同人创作态度十分暧昧。

  一方面,同人能够增加作品人气,扩大作品传播范围的原因,出于人气的考虑,官方往往并不会多加制止,甚至会主动组织同人活动,例如同人绘画大赛等等。

另一方面,如今国内的同人创作尚属于小打小闹的阶段,即使拥有众多粉丝的同人画手或是写手,所发行的作品销售量过万者并不算多,因而尚不足以引发十分的重视。
  另一方面,如今国内的同人创作尚属于小打小闹的阶段,即使拥有众多粉丝的同人画手或是写手,所发行的作品销售量过万者并不算多,因而尚不足以引发十分的重视。

  同人本作为官方并不会使用的特殊形式尚且有其存在的价值,然而将CPP上同人周边与同人作品的比例进行统计,存在多年的热门话题同人本的数量远远高于周边,然而新生的作品同人周边的比例进一步上升的趋势愈发明显。一部分同人社团或是小型印刷制作公司甚至将同人周边作为其谋利的手段。

然而同人的权限不是无边界的,时代的发展注定会拉升到更高的阶段。一旦官方的态度改变,非法出版非法经营的问题必然使得同人这一命题本身的尴尬凸显。
  然而同人的权限不是无边界的,时代的发展注定会拉升到更高的阶段。一旦官方的态度改变,非法出版非法经营的问题必然使得同人这一命题本身的尴尬凸显。

  前有江南因其出道作品《此间的少年》中人物引用金庸作品中人物的名字,如令狐冲、郭靖、黄蓉等,被金庸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要求江南方面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并销毁全部库存;公开发表致歉;赔偿经济损失500万人民币;承担金庸方的维权费用和诉讼费。后有迪士尼、任天堂、小学馆、芳文社、DOA系列、《哈利波特》等明令禁止作品的二次创作的公司存在。

(图源自网络)

(图源自网络)

  即使是对于同人向来开放的《阴阳师》也曾做出过“对于利用周边大量恶意牟利的行为官方法务会进行处理”的说明。

  且同人中耽美向作品的比重极高,依靠同人而聚集人气诸如《全职高手》、《盗墓笔记》等作品,耽美向同人作品比重更是,然而随着文化监管的逐渐收紧,耽美向作品被封禁的风险愈发凸显。

  然而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风险,大多数粉丝依旧将同人做创作作为自己表达对于作品热爱的最高方式。

  “同人与原作是共生的,我们希望能够从同人创作里走出一批具有创造力的作者,能够真正创造出根植于我们自己文化中的作品。”冯凝华说。

  特别鸣谢知乎网友@Shin Van在同人领域的一系列研究和对于本文的授权数据使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分享到: